互联网注册域名、建站一条龙服务就找狂男www.kuangnan.com或www.kuangnan.cn
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2016-06-28 23:05:56 来源:浙江育英文化馆—余姚市文化馆
广告id2-600x50

前不久,萨苏从日本带回50多公斤重的“宝贝”,全是关于抗战的旧图书、老照片,还有日军当时发布的公函通告……早在1999年旅居日本后,萨苏就开始搜集抗战史料。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萨苏出书很高产,十年里写了50多部,仅今年下半年就将出版5部。IT工程师、历史写作者,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身份恰恰是萨苏的“名片”。“我从事的职业是受父亲的影响;走近历史,则完全是个人兴趣。”萨苏说,对历史的偏爱,让他在寻找事实真相的路上总也停不下来。

在他看来,找到一手史料不算太难,难的是如何将真假难辨的文字、模糊不清的照片拼接起来,让历史上的那些人和事“对上号”。“只有当你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相关事件,比如十倍以上的积累,才可能做得到。”为此,10多年来他几乎跑遍了日本的资料馆、档案馆、图书馆,外加走访日本老兵,努力拼接着抗战历史的“碎片”,让世人看到那些不为人知,抑或被有意忽略的历史。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一张地图里的秘密

14年里东北从未全境沦陷

“我看抗战,不感慨宏观的东西,更注意每个个体。对身处其中的人来讲,战争是一种巨大压力。它把人的生命压缩到几天甚至只有几十分钟,你的刚强、软弱,还有人性的美与丑,都迸发出来。”

人们熟知的抗战是8年,然而在东北,从1931年“九一八”到1945年日本投降,抗联从未停止过抵抗,一支原本5万人的队伍拼到最后只剩下约一千人了,接连两任总司令牺牲……这场漫长而坚韧的抵抗,令萨苏感动。而且,他还有一个新发现——东北从来没有全境沦陷过。这一点,打破了一般公众的普遍认知。

支撑萨苏这一结论的是他从日本搜罗回来的几张当年日军地图,其中有一张标注的时间已经是抗战胜利后,可图上日文依然显示“五常山区有‘双龙残匪’,尚未被剿灭。”令日军头疼的“双龙残匪”即东北抗联第十军军长汪亚臣的部队。“它就像颗钉在东北土地上的钉子,在漫长的14年里没有消失过。”萨苏说,他很感谢这张地图,它让国人知道了一批被遮蔽的热血英雄。

萨苏渴望全面了解坚持了14年抗战的抗联队伍,然而一直苦于相关档案资料丧失殆尽,可取证做研究的东西实在稀少。幸好,一次偶然机会成全了他。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4年前,身在日本的萨苏接到当地一家书店老板的电话,说有人愿意出让其先人留下的一批照片,不知萨苏有没有兴趣。毫无疑问,萨苏当即决定买下,花费了十万日元。据他介绍,他每个月花在史料研究方面的费用也得这个数。这些照片的拍摄者是一位名叫铃木的日本老兵。他主要拍摄的是1938年前后日军在汤河、依兰、桦川、萝北、林口等地的作战活动。在共计800多张照片里,关于东北抗联的有100多张,而据萨苏了解,当时国内这方面老照片的存世量也就十来张。

如今,这批老照片已经被萨苏捐给了东北抗联博物馆。其中一张照片,给他留下了抹不去的印象。照片里,一名抗联战士肺部中弹,嘴里面都是血,倒在雪地里的姿势也很不寻常。萨苏依据经验“还原”了彼时彼景——日兵先是把他手里的枪踢飞,然后用刺刀挑开他的衣服,最后才将绑在自己腿上的相机摘下来拍了张照片。“他的名字永远没人知道,这可能也是他留在世间唯一的一张照片。”萨苏说。一册日本书的证明。

日军竟学八路军打游击战

“日军发现中国军人在忍饥挨饿的状态下也坚持抗战,他们或许不是佩服我们能打,而是佩服在那种情况下,我们还在和他们拼命。”

通过对日本史料的搜集、整理,萨苏对八路军抗战的研究,有了更全面的维度、更真实的视角。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你们能想象骄横的日军曾经以八路军为师吗?”说这番话时,萨苏难掩满脸兴奋劲儿。他从日军后勤史专家青木孝治所著《陆军铁帽物语》一书中找到了肯定答案,而且就发生在1944年的山东。青木孝治在书中写到:那一年他还只是日军第五十九师团大头兵,后来在作战中负伤,他的旅团长被八路军一名神枪手一枪毙命。原本应付国民党军队绰绰有余的日军,竟然被八路军的游击战术打得焦头烂额。出于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日军学八路军也打起了游击战。

另外还有一本书《支那边区研究》,从中能看到日军对八路军的战法研究很细致,将八路军能征善战归结为“军政素质好、荣誉感强、组织体系特别”。“有了这样的史料记载,那些认为八路军小打小闹、游而不击的观点自然不攻而破,遗憾的是,这些在国内史料中很少被提及。”萨苏说。

在他看来,如今不少对历史感兴趣的人往往不太信服那些结论性的字句,总是说要拿证据,“我的很多证据都直接来自日本,他们总不至于胡编乱造一些失利的事实,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吧。”

不过,萨苏从日本搜集的另一类史料,则属于“日军灭自己威风”一类。比如,一本名为《春兵团战斗记》的书里提及,八路军曾经以小米加步枪的装备消灭过一支日军坦克部队,用的是火攻智取。后来他查阅日军独立混成第8旅团的军史,也读到同样内容,才最终确认这事儿板上钉钉。他手上至今还有一张照片,记录的正是这场惨败,是日军当年打扫战场时所拍摄。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那个年代照的每张胶片都很珍视,‘反常即妖’,画面里任何不同寻常的场景,都是重点关照对象。”萨苏收集到的另一张照片就很有历史价值与意义,那是日本人拍摄的八路军“忠灵塔”墓地,照片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当我们从他们前面经过的时候,我们从心底对他们表示敬意。”

“我们始终在谈抗战是工农兵打胜的,认为知识分子不过是在后方写写文章、演演戏剧,鼓舞一下士气,但其实,他们也屡屡冲到前线杀敌报国。只不过他们的很多故事都隐藏在历史深处。”

萨苏一直想做关于“知识分子抗战”的专题,只是苦于缺少实证史料。

搁置多年之后,机会终于来了。去年下半年,他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图书馆买回了1000多张由美国战地记者福尔曼拍摄的八路军照片,“那里面就有根据地自制的各种地雷,有铁制的雷、方形的雷,还有专门炸铁道的三十斤地雷,引线不能用手拉,得用电子元器件。这些显然离不开知识分子的参与。”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萨苏根据掌握的素材判定,当年由清华大学负责人叶企孙送往八路军根据地的200多名进步知识分子中,学习化学的汪德熙负责搞炸药,“这批人一到根据地就帮了大忙。他们在河北唐县制造出了中国自制的硫酸塔,当时连国民党部队都没有做出来。有了炸药,才想到炸铁路。”萨苏分析从日本获取的多份资料得知,汪德熙每次都亲自到前线指挥工兵如何布线,如何操作引爆器,还首次成功爆破了日军军列,之后又有第二次……

其实,这般勇武的青年学生还有很多。萨苏曾经推出过一个研究专辑“三个抗战的清华人”,“那真是拿起笔是秀才,扛起枪就是勇士,能文能武。”他介绍说,这三人分别是清华经济系高材生于天放、数学大师华罗庚的师兄冯仲云,还有打响抗日第一枪的张甲洲,此君不简单,清华大学的“清华英烈”碑和北京大学的“北京大学革命烈士纪念碑”上都刻有他的名字。“另外,你能想象于天放竟然是最出色的游击队长吗?而且还打死一名日本看守成功越狱呢。”

在萨苏看来,不畏牺牲、投身抗战之士都是“中国脊梁”,“无论他们是否有名气,做出贡献多与少,都是值得我们永远敬重的先辈。”

延伸阅读

抗战趣史:山东八路军如何用计击毙日少将

据邹平县临池镇北台村村书记李元成介绍,1939年,八路军驻扎于北台村,为阻断日本人交通运输而进行胶济铁路的破坏(今309国道)。日本军队便自周村调来部分士兵,将北台村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只有古村落为瓦所造,幸免于难。1961年村民李宪会家挖井还挖出了当年战争所留下的弹壳。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李元成还提到1944年10月末11月初的一天,当时驻扎在北台村的八路军渤海军区长白山独立营探听到消息,一队日军要护送一位日本官员的妻子去往青岛,由于当时胶济铁路因故不通,护卫队将经由北台村去往青岛。八路军得知消息后立即展开部署,在其必经之路设下埋伏,以院墙为掩体架起机枪等着日军经过。

结果经过一番激战,八路军俘虏了该名日军家属和一名翻译官,缴获了一批辎重。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以及当时物资奇缺的一些状况,八路军并没有为难该名日本女子,而是将其放回,换取了一些物资。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在抗日的峥嵘岁月中,北台村还出过一些英雄人物。据村民李荣诞介绍,他的本族兄弟李荣祺曾任淄川新编二十五中队队长,后自己拉出一队人马单干,专打日本鬼子,在当地小有名气。后被任命为淄川独立营营长却未上任,可谓傲骨铮铮、特立独行。此事在邹平县志中亦有记载。

其实不只是北台村,邹平县本身在山东的抗日战争中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1937年12月26号晚,在邹平县太平庄的一所小学院内,长山中学60多名老师和学生以及长山九区、桓台二区附近的几十名抗日民族先锋队员,汇集一起庄严宣誓,宣布成立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根据中共山东省委的任命,廖荣标任司令员,姚仲明任政治委员,几天之后马耀南校长也赶到黑铁山,决定成立临时行动委员会,由马耀南担任主任,姚仲明担任副主任,廖荣标、赵明新担任委员。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黑铁山起义之后,抗日武装力量陆陆续续地进行了三次战斗,分别是夜袭长山城、计伏小清河、血战白云山。第二次战斗在小清河陶塘口(今高青县的范林镇塘口村),和当地著名人士韩子衡一起,廖荣标率领三中队游击队员在小清河的南岸设伏,韩子衡在北岸在小清河里设了河障,阻挡日本的汽艇来往,当日本汽艇来到以后减速的时候,两岸枪炮齐鸣,伏击了日本的汽艇一艘,击毙日军的旅团长一名,军衔是少将,全部击毙汽艇上13名日军官兵,可谓是大振人心。

1939年6月,在长山九区黑铁山揭竿而起的八路军山东纵队三支队和清河特委机关,在司令员马耀南、副司令员杨国夫等带领下,遵照中共山东分局关于迅速开展章丘、齐东地区的工作,打通与冀鲁边区联系的指示,连夜急行军,进驻刘家井一带。

抗日战争:敌旅团长被神枪手一枪击毙

1939年6月6日,刘家井西北方向的马庄突然大炮轰鸣,随后,刘家井的东北、西北方向也陆续响起了枪声。原来,由于刘家井位于济南以东约六七十公里,地理位置非常敏感,日军很快侦察到我军的集结行动,妄图将这支刚成立不久的抗日劲旅消灭在萌芽中。

支队司令部在刘家井村东北的大庙里召开了紧急作战会议,决定由杨国夫副司令员负责全面指挥这次战斗。经过连番激战,我军顽强作战歼灭了大量的敌人,最终将敌人逼退,我军也乘机向西南方向突围,撤出了战斗。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广告id20-300x250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